戍守在“天上的哨所”
栏目: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:2019-05-18 08:12

  雪季时,官兵们两三天才会洗漱一次,如果要洗澡,那得几个月后轮换时下山到连队再洗。平日在哨所,他们也就简单给自己擦个身子。杨东儒说,就算是雨季,大家也很少洗,因为容易感冒。坚守“雪山孤岛”,官兵们养成了勤俭节约的好习惯,半年前,杨东儒给哨所的战友带了一支牙膏,结果那支牙膏到现在还没用完。

(责编: 郭爽)

  早上7点50分,卓拉哨所的一天就开始了。杨东儒昨晚又没睡好,早早就醒了,“高原的气候让人睡不安稳。”他说,戍守在高原上的很多官兵都得靠安眠药才能睡个好觉,卓拉海拔高,官兵们更是如此。

  5月的卓拉仍是冰封一片,要想看见绿色,还得再等一个月。

  “冬囤”主要囤大米和煤炭,封山期前一个月是哨所的官兵们最繁忙的时候。一车车大米和煤炭到了哨所山下平台的位置就再也无法前进一步,想进大门还得“爬过”266级台阶。嘎桑次仁说,他们背完大米背煤炭,每天没有执勤任务的官兵轮流来,那大半个月,战士们几乎每人都得摔几跤。“实在没力气了,才会被煤筐‘拽’倒在雪地里。”看着满身满脸煤渣的年轻战士坐在地上眼巴巴地看着他,嘎桑次仁觉得又可爱又令人心疼。

  卓拉哨所常年风雪不断,每年有长达半年的封山期,这里含氧量不到内地的三分之一,被称为“挂在天上的哨所”。

  卓拉哨所的官兵习惯把一年分为两季——雪季和雨季。每年的11月至次年的5月是雪季,也是封山期。这个季节里,常常是早上还晴空万里,下午暴雪就铺天盖地而来,第二天一早又放晴了。官兵们每天必做的事就是铲雪,把哨所门前平台上的雪推到一边,清理出一条巡逻通道,然后备装巡逻。

  那是种什么感觉呢?前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,人非常精神;后半夜迷迷糊糊,也不知道究竟睡了多久,一有点响动,人就醒了。有时候实在困得慌,大脑里就会出现两股力量“打架”,明明清醒了,可眼睛就是睁不开。

真钱牌游戏|真钱游戏大厅